首页 > 要闻

乌兰察布农业发展阶段性回顾与启示

更新时间:2018-12-28 17:21:59 来源:乌兰察布新闻网 点击数:59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乌兰察布同中国一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回望乌兰察布的改革开放,我们深切地感受到,解放思想与实事求是,是我们党领导全国人民在推进改革开放中取得巨大成就的强劲动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是指引全国人民在改革开放中战胜无数困难的科学理论;实现小康,是在党的带领下全国人民对未来生活的美好向往与生动实践。    农业发展道路的艰辛探索    历史上的乌兰察布以农牧业为主,农牧民人口占较大比重,因而农牧业的发展事关乌兰察布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二十多年前,乌兰察布盟进行了“念草木经、兴畜牧业”、卓资改革试点和工业企业改制等一系列重大改革,但效果不明显,农牧业和工业经济发展遇到了诸多困难和问题。面对改革下的困境和农牧业生产遇到的连年旱灾,全盟干部群众进行了一次次的深刻反思。每一次的反思都是思想上的再解放、观念上的新突破、实践上的新跨越。1994年,全盟干部群众解放思想,查找问题和致穷原因,经过回头看、大讨论、大反思,回答了“走什么路子”的问题;1995年,干部群众大灾后进行反思,总结了失败教训,进一步完善了发展思路,回答了“怎么走”的问题;1996年,干部群众在农牧业丰收后也反思,总结成功经验,坚定了信心,使改革探索成果得到了进一步扩展;1997年,干部群众总结反思更加全面、系统,既肯定了1994年以来所取得的成果,也分析了工作中的不足和潜在的发展动力,对接下来“怎么办”的问题作出明确的回答。  上世纪70年代初,乌兰察布干旱逐年加剧,我们开始尝到了破坏生态的苦果。干部群众开始探索治旱的路子,也开始了乌兰察布经济发展方式的艰难探索,经历了“走水路”、“走旱路”、“走草路”的改革试验和选择。  “走水路”,是乌兰察布治理干旱、发展农业的最初方法,当时人们一致认为只有兴水才能治旱,因而投入了大量的财力、物力、人力,兴办了一大批水利工程,客观上为乌兰察布的农业生产奠定了一定的基础。但水浇地面积仅占到全盟耕地面积的10%左右,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农业生产低而不稳的局面。  “走旱路”发展农业的方法开始于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乌兰察布盟把重点放在改土问题上,通过建设梯田、海绵田等方法,改土接纳天上水。但由于生态环境恶化,农田基本建设未能长期坚持下去,以至于人们把制约乌兰察布农牧业发展的主要因素概括为“旱薄粗单低”,即干旱、土地贫瘠、经营粗放、结构单一、产出率低。上世纪80年代初期,农村实行了土地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改革在全国推开,农民解决了温饱,第一次得到了体制转变的实惠,农业调整优化产业结构迎来了极好的机遇。  “走草路”的选择,是自治区做出的重要决策。当人们意识到生态环境恶化是干旱和贫困加剧的主要原因时,乌兰察布也随着全区大“念草木经”。围绕“念草木经”,全盟上下开展了一场大讨论,这也是思想的解放、认识上的一次飞跃,在顺应自然规律上前进了一步,其探索成果是非常宝贵的。  实践证明,只认识和顺应自然规律而不尊重经济规律,经济发展难以推进,而必须通过改革创新寻找乌兰察布发展的新方向,这才是推动地区经济发展的必由之路和巨大动力。    农业发展思路的改革创新    进入上世纪90年代,以“三亩田”建设和“500万亩高产攻关田”为标志,乌兰察布农村改革发展才算是真正触及到了阻碍农业发展的病根子——粗放经营,这对于乌兰察布广种薄收的农业生产,是一次新的突破。但美中不足的是当时“三亩田”建设是在不放弃其余8亩耕地的基础上进行的,因而很难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精种高产。  1992年,党的十四大确定了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总目标,各地积极发展区域特色经济。1994年,在改革大潮的推动下,通过农村干部群众多年的实践和摸索,乌兰察布在全盟开始实施调整优化产业结构、“进一退二还三”、推进“畜牧业大盟”建设战略。这一决策既顺应了自然规律,又尊重了经济规律;既考虑到经济体制的转变,也考虑到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并将“进”与“退”置于互为促进、互为拉动的动态过程中,同步实施。实践也证明,如果只进不退,进也进不上去;如果只退不进,退也退不下来。这一战略思路完全符合乌兰察布实际,并在群众的实践中得到进一步的丰富和发展。  历史地看,作出实施“进退还”战略这样的决策,得益于干部群众长期不懈的探索实践、农民农村农业长期付出的沉重代价、决策层不断地思考总结和修正。1994年全盟上下开展的历史回顾与总结、反思,可以说是对乌兰察布农村牧区经济发展具有重大转折意义的一次思想大解放,也为后来实践认识的进一步深化提供了一个基本遵循。  路子选准之后,怎么走?仍然需要农牧民群众和基层干部进行大胆的实践探索。如1995年,冻灾。乌兰察布决策层突破性地提出改变传统的“两麦一薯”“、两菜一油”种植模式,确立“土豆立盟”的思想,开始建设马铃薯、杂粮、杂豆、蔬菜、油料五大种植业商品生产基地,实施“双百万”工程和“土豆立盟”的重大决策,这在干部群众的认识上是一个飞跃,在实践上也是一个突破,从而彻底、清晰地找准了乌兰察布“三位一体”旱作农业的发展路子,为推进农业市场化进程、提高农产品商品率和转化率奠定了发展基础。这几年,乌兰察布马铃薯种植面积一直稳定在400万亩、产量稳定在450万吨,北京等市场的准入及其占有份额,使“中国马铃薯之都”名副其实。  正确决策,往往是在广大群众丰富实践的基础上对失败教训和成功经验重新审视得出的。如对丰镇市黑圪塔洼乡推进马铃薯产业化灾年夺丰收这个典型的大讨论,深化了农村干部群众对“土豆立盟”这一重要决策的认识;而四子王旗东八号乡农牧民实施的粮草轮作,则提供了对比发展的典型,因为粮草轮作破坏脆弱的生态,因而发展方式被否定;对商都县西井子乡农村生态建设的实践,大家认为西井子乡借鉴了农田防护林体系建设的成功经验,汲取了乔木上山的失败教训,确立了为牧而林,建设灌丛草场的生态建设思路和“321”种树种草目标,这在“还”上实现了一个突破。对以往历史的重新审视,充分体现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体现了市场经济的要求,客观上为干部群众正确把握两大规律,推进“进退还”的实施扫清了思想上的障碍。这几年,乌兰察布晴朗的天空、绿装渐浓的自然生态环境,不仅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游客,也吸引着像阿里、华为、雅宝路、森诺这样的投资者。改革开放的发展给我们带来了不尽的红利和美好的未来。  “进退还”战略的实施,是乌兰察布四十年改革开放发展史上具有深远意义的重大抉择。而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观点和邓小平理论全面总结、重新审视历史,则是抓住乌兰察布摆脱贫困实现全面振兴的主要矛盾,赢得了干部群众的认可,并在群众的实践中得到了进一步的丰富、完善和发展。1999年,自治区党委政研室对该战略实施中的有关问题进行了调研和探讨,并形成《关于乌盟“进一退二还三”战略实施情况的调查报告》,呈送自治区党委政府主要领导。于是,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内蒙古日报、内蒙古电台、内蒙古电视台以及中央各大报刊纷纷而至。1999年,党中央、国务院为改善生态环境作出退耕还林的重大决策,并在全国试点,受到广大农民的支持和拥护。乌兰察布在退耕还林还草上的先行先试,不仅顺应了改革发展趋势,也为中央重大决策提供了实践案例。2007年,国务院又下发通知,完善退耕还林政策。    农业改革发展的回望启示    改革,是创造历史的画笔。改革,也是开启未来的钥匙。在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我们回望历史,总会有感动,也有所思。今天乌兰察布日益改善的生态环境和日益提高的农牧民生产生活水平,无不得益于改革开放的生动实践。而改革实践的灵魂,就是依靠群众、解放思想。历史总要被跨越,但历史给予未来的不仅仅是结论,回望历史是为了抓住未来的钥匙。  乌兰察布农牧业改革发展的实践历程证明,认识来源于实践又反作用于实践,这是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一个基本原理,也是真理。任何正确的思路和决策都要经历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循环往复过程,而每一次循环又都是上一次循环的升华和发展。通过对乌兰察布二十多年前农业改革发展实践的反思和总结,我们深深地体会到:与旧的传统观念作斗争的艰巨性和冲破传统观念与“左”的思想禁锢的极端重要性。我们也更加深刻地理解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这个邓小平理论精髓对于指导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伟大指导作用和实践意义。地处祖国北疆的少数民族地区乌兰察布,四十年发展历程,是不断解放思想、更新观念的四十年。可以说,干部群众思想解放的程度决定着乌兰察布改革开放的力度和经济发展的速度。如果没有广大干部群众一次又一次思想的大解放、一次又一次观念的大突破,没有广大人民群众的伟大实践和经验总结,就不可能有乌兰察布今天的跨越发展、社会稳定、民族团结、人民安居乐业。

责任编辑:乌兰察布新闻网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
')})();